当前位置:vianet.com.cn财经四川78岁求职老太 求职信曝光背后的原因竟是这
四川78岁求职老太 求职信曝光背后的原因竟是这
2022-09-23

最近一名四川78岁求职老太在网上火了,她在网上公开求职,而原因竟是看病需要医药费,减轻家里的负担。78岁的老人还要出来求职,听来就让人心酸。这名老太求职信曝光上网络后,引起网友极大的关注,下面一起来了解下。

老太求职信公开

据了解,丁老太每月退休金2800元,但是因为身体有病,每月吃药就要1000多元,儿女又下岗在家帮不上什么忙,所以老人才写求职信找工作。四川78岁求职老太,原来背后还有不为人知的事情。

一封求职信,让四川三台县78岁老太丁玉琼受到广泛关注。丁玉琼在求职信中写道,为维持生计和养老,不给政府添麻烦,不让领导烦心,决定自救,寻找相应工作。

澎湃新闻调查发现,这封求职信并非出自丁玉琼之手。写这封求职信的本意也非“求职”,而是希望大家了解信中提到的“国营四川三台县丝织厂”(以下简称:三台丝织厂)背后的故事。

她在信中自称丁奶奶,78岁,为维持生计和养老治病(心脏病、脑血管堵塞),不给政府添麻烦,不让领导烦心,决定自救,寻找相应工作。信中还列明了她的特长、性格、岗位要求、待遇要求、其它声明和联系电话。

怕用人单位不敢要她,丁玉琼还特意在信中提及“造成的后果,由本人自负责任,与用人单位无关”。有网友了解到丁玉琼求职的事情后,“心里很酸”,希望丁玉琼提供银行卡账号,给她打点钱。

丁玉琼说,凡是想帮助她的好心人,她都拒绝了。但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人给她打电话说想录用她。

求职信非本人所写

丁玉琼和她的同事、好友蒲跃红坦承,这封求职信不是出自丁玉琼之手,而是老乡孟先生写的。

蒲跃红今年59岁,和丁玉琼都是三台丝织厂的员工。2015年,她们得知,丝织厂于1996年宣告破产后,包括她俩在内的1846名职工有一笔2179.43万元的安置费,加上养老金和失业保险费,总计3231万余元。但将近20年过去了,她们才知道有这笔钱的存在。

在一个由四川老乡组成的微信群里,蒲跃红天天念叨这事,说本属于她的钱拿不到,现在日子过得挺苦的。45岁的群友孟先生是四川达州人,目前在北京从事软件开发工作。听蒲跃红说得多了,孟先生抛下一句:“大家都不容易,那你们去找工作嘛。”

孟先生5月11日告诉澎湃新闻,他当时只是随口一说,他料定这些老人没有勇气去找工作。后来,蒲跃红找到他们那群人中年龄最大的丁玉琼,让丁玉琼去求职,以此引起大家关注。丁玉琼不知道怎么写,蒲跃红找到孟先生,让他帮忙整理一下。

“我是春节前帮丁奶奶弄的,她把大概的情况跟我说了,我整理的文字。”孟先生回忆,求职信写好后,他们张贴到县城的信息栏里,但没有引起关注。后来,他们才拍了照片,上传到网上。

澎湃新闻注意到,网上流传的那张丁玉琼举着求职信的照片,正是在三台丝织厂大门口拍摄的。

针对蒲跃红和丁玉琼反映的未拿到安置费和养老金一事,三台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建议记者向该县科技和工业信息化局(以下简称:三台工信局)了解情况。

5月9日下午,三台工信局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熟悉此事的负责人在外出差,让记者发采访提纲。截至发稿前,记者未收到邮件回复。

澎湃新闻获取的一份盖有三台工信局公章的《关于原县丝厂职工信访问题的答复意见》(以下简称:《答复》)显示,该局曾于2015年11月10日送达《关于原县丝厂部分职工反映企业破产改制有关问题的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但信访职工对处理意见不服。2016年1月7日,三台县工信局及有关部门进一步核实后,作出《答复》。

《答复》载明,三台丝织厂破产后,在政府有关部门的指导下,破产清算组按绵阳市1995年企业职工平均工资的3倍给1695名在职职工核定安置费2179.43万元。但在破产清算期间,三台丝织厂在职职工由重组成立的四川三台丝织印染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三台丝织印染公司)接收安排工作,职工仍然保留国有企业职工身份。确有提出申请自谋职业的,由破产清算组按规定计发一次性安置费。因此,破产清算组对三台丝织印染公司接收的原厂职工不予支付安置费的处理,是符合政策规定的。

对于职工安置费去向问题,《答复》称,三台丝织厂破产清算按政策规定测算但实际未支付的职工安置费,进入新公司作为三台丝织印染公司的注册资金(股本金)。

2003年4月,三台县政府与成都市天友丝绸有限公司签订《整合发展三台蚕茧丝绸产业协议书》,将三台丝织印染公司整体转让归成都市天友丝绸有限公司成立的新公司所有。

同年9月,三台县政府作出《议事纪要》(三府纪要[2003]43号),将三台丝织印染公司的财产权益过户给新公司名下。

去年年初,蒲跃红和丁玉琼等10名员工代表将三台县政府起诉至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三台县政府返还并赔偿3231万余元投资及给职工们造成的损失。

2017年3月2日,绵阳市中院作出(2017)川07行初8号行政裁定书,对蒲跃红等10人的起诉不予立案。该裁定书载明:“经审查,本院认为,起诉人针对原国有企业破产改制中职工安置费主张权利,所诉事项为企业改制遗留问题,其起诉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

蒲跃红等人不服判决,上诉至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年9月4日,四川省高院作出(2017)川行终398号行政裁定书,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丁玉琼说,写求职信受到这么大关注后,她已放弃求职。丁玉琼问记者:“我那求职信可以撤下来吗?”